記第六批援藏干部、西藏自治區發改委國民經濟綜合處副處長吳天為
发布时间:2021-11-24

  第一次見到吳天為時沒人能猜到她已經是個8歲孩子的母親。身材高挑的她穿著紫色沖鋒衣,頭發用黑色皮筋綁了個馬尾,看起來有用不完的精力,“昨天才趕回拉薩,晚上整理材料到凌晨4點多,今天又開了一天會……”。

  8月的拉薩涼爽熱鬧,馬上就要結束援藏任務、剛從那曲下鄉回來的吳天為還沒時間欣賞,又要立刻投入到新的工作中。

  今年6月,吳天為被自治區評為“優秀援藏干部”。面對榮譽,吳天為卻說,“比起藏族同胞和長期駐藏干部,我這算不了什麼。”

  2010年5月,當吳天為向組織提交援藏申請書時,領導和同事們都用驚異的眼光看著她,仿佛不相信這個靚麗女子的勇氣與決心。

  那時候,西藏對於從未到過海拔兩千米以上地方的吳天為來說,只是踐行十二年前的入黨誓言、報效祖國的夢圓之地。

  國家發改委物資儲備局王局長曾多次到過西藏,作為吳天為的頂頭上司,看到申請書的那一刻第一反應就是“不同意”。

  “小吳,西藏條件那麼艱苦,你一個女孩子丟下家人孩子跑那去你想到過困難嗎?”勸了幾次見吳天為不領情,王局長也“火”了,“你肯定會哭著回來的!”

  世事經過方知難。三年來的援藏生活給吳天為的人生帶來了重大考驗。高寒、缺氧等高原氣候,嚴重影響著身體健康﹔遠離家人的清冷孤苦,侵蝕著心理意志﹔嚴重的高原反應困擾,每天要靠安眠藥才能入睡……作為第六批千余名援藏干部中為數不多的、最年輕的女同志,吳天為流過淚、患過病、受過屈、遭過難,但她從未退縮、終不言悔。

  “上大學時就夢想來西藏支教,但家裡就我一個女兒,母親不放心極力反對,最后隻能放棄。2010年看見辦公樓裡貼出的援青援藏報名表,我激動壞了,立刻報了名。我知道母親一定會反對,所以一直騙她說我是去援青,直到臨走那天晚上,母親幫我收拾行李看見機票才知道我是來援藏的。”說著吳天為的眼眶有些濕潤了,“選擇援藏,這是足以讓我驕傲一生的決定,在填申請表的時候我就告訴自己一定要珍惜這個難得機會,隻做貢獻,不添麻煩,把自己的熱忱與行動真正落實到援藏期間的每一天。”

  一到西藏,吳天為就給自己立下規矩:“想做事,必須先了解情況﹔接地氣,才能真正了解西藏。”

  然而,在氧氣稀薄的高原,“接地氣”絕非易事。縣裡、村裡的條件比拉薩艱苦,海拔更高,缺氧的考驗更為嚴峻。而吳天為堅持利用一切下鄉調研的機會,到縣裡,到牧區,到老鄉家裡……“本地干部能做到的,身為援藏干部也同樣要做到。”吳天為信心滿滿。

  3年來,從日喀則的“西藏糧倉”到阿裡的“古格王朝”,從林芝的“西藏江南”到那曲的“高原草甸”,處處留下了吳天為的足跡。她在牧民家裡喝酥油茶吃糌粑,周末穿上鮮亮的藏裝逛街,西藏已然成為吳天為第二故鄉。

  廣泛深入的調研,為吳天為開展援藏工作提供了依據。三年來,她多次參與自治區黨委全委會、人代會、經濟工作會、“十二五”規劃等重要會議文件、政策法規、專項規劃的起草工作﹔積極發揮服務推動作用,與同事們一起梳理匯總自治區“十二五”項目,想方設法與國家有關部門溝通協調,使自治區“十二五”項目方案提前獲批,同時全力協調解決規劃實施過程中遇到的困難和問題,為自治區“十二五”經濟社會發展目標順利實現奠定了堅實基礎﹔編輯了每年度《西藏自治區發展改革白皮書》,努力做好自治區經濟運行分析等工作,盡量做到統籌全局、突出重點、講求實效,提出切實可行的意見建議﹔特別是今年全國兩會期間,被選調到西藏代表團從事綜合文稿和信息服務工作,出色地完成了任務。

  “我在北京的時候,雖然也堅持按時高質量地完成工作,但從不在工作中介入私人感情。到了西藏后,我完全變了。為了盡快協調好一個項目,我可以動用我所有的關系,每天厚著臉皮蹲守在各部委門口,他們說你沒必要過來,等電話就行了,可這是我自己家裡的事啊,家鄉人民在等著我們的資金,等著我們的項目,我怎麼能不著急?”

  在吳天為的積極努力下,亞東地震災后重建、拉林鐵路前期工作、拉洛水利樞紐工程、金沙江上游水電規劃、雅魯藏布江上游水電規劃、國道317線類烏齊至丁青段、國道317線斜拉山至巴青段等重大項目得到了有效推進,推動西藏基礎設施建設開創了新局面。

  2012年6月,為了更好地深入基層、接觸群眾、融入西藏,吳天為開始兼任山南地區乃東縣縣委副書記,協助縣委主要領導分管經濟工作。從此,乃東成了吳天為的又一個家鄉。

  “作為藏南的主要交通樞紐,我們縣應該有自己的冷鏈倉庫、農貿市場,方便周邊的老百姓吃上更新鮮的食品。”通過大量走訪調研,吳天為掌握了乃東縣經濟發展、農牧民生產生活狀況的第一手資料,為開展工作提供了依據。

  在吳天為的積極協調下,乃東縣從國家發改委爭取補助資金,修建了冷鏈倉庫、農貿市場等,讓更多農牧民群眾享受到了社會進步的成果,促進了縣域經濟發展。她還組織開展了《西藏牧區縣域發展與有效對口援助研究》、《山南地區系統性融資規劃》等課題研究,著眼於破解區域發展和農牧民增收的突出問題,思考如何依托對口支援優勢,幫助乃東縣找到加快發展的支點、途徑。而這個一口一個“我們縣”的女干部,也受到了乃東縣干部職工的好評。

  吳天為喜歡往基層跑,不僅能夠掌握實際工作進展情況,還能面對面了解老百姓的需求,了解地方政府和企業的想法。更重要的是,她愛這片純淨的土地,愛這裡善良、熱情、淳朴的人民。“走在街上,看見穿著藏袍的農牧民,看見他們干淨的眼神,我就覺得內心非常平靜,這是在北京這種大都市裡永遠感受不到的。”

  來西藏之前,吳天為從網絡上下載了很多關於西藏的書籍。3年下來,《西藏的腳步》、《毛澤東西藏工作文選》、《天寶與西藏》、《簡明西藏地方史》等書籍她都通讀了一遍,對西藏的歷史文化有了進一步了解。

  援藏生活艱苦而枯燥,高原生活給吳天為帶來了脫發、失眠、心臟病等健康困擾。三年來,吳天為經常是“五加二”、“白加黑”,每天都是在辛勤忙碌中度過。天高路遠,無法照顧年幼的孩子上學讀書,無法照顧年邁的父母,甚至連家中的長輩過世也未能趕回見最后一面。幾次因高原反應暈倒住院,高燒40多度長達一周時間,吳天為都一個人躺在病床上,沒有告訴家人,沒向單位訴苦,她默默忍受著這一切,直面艱辛、笑迎挑戰。“隻作貢獻不添麻煩是我援藏之初的誓言”。

  “我以前是個不愛哭的人,可到了西藏以后卻經常流淚。”吳天為說,一次陪領導去那曲一個孤兒院考察,孩子們都老老實實坐著,把頭埋得很低,問他們問題,孩子們都很膽小害羞地回答。吳天為看著,眼眶濕濕的。“我自己也有孩子,所以知道自信心對他們未來的成長有多重要。”

  一次去阿裡出差,到普蘭縣八嘎鄉雄巴村看望駐村干部。“7個駐村干部裡有兩個是女孩,剛大學畢業不久,一個女孩的英語過了專業八級。她現在唯一能做的,就是教村民學點英語,將來開發旅游的時候能用上。駐村干部住宿條件特別艱苦,一間房裡中間一個火爐,周圍擺了7張床,滿滿地住了7個駐村干部,其中兩個女孩的床就在中間拉了個布帘隔著,連最起碼的隱私都沒有。”說著吳天為有些哽咽了,“我從普蘭一路哭到獅泉河,回到賓館心裡還在難受。這裡的人為西藏奉獻的太多了。三年來我最大的感受是,我一腔熱血地來了,但是發現我能做的太少了,覺得特別慚愧,我的眼淚不能白流,回去后一定要繼續為西藏做點事情。”

  擦干眼淚,一個堅強的女援藏干部,又全身心投入到西藏經濟社會的發展實踐中……

  作為獨生子女的她不無感慨:“歷盡人生就是幸福,正是援藏這段艱苦的歲月,給我留下了一段濃墨重彩的奮斗歷程和刻骨銘心的難忘記憶。這一寶貴經歷讓我歷經風雨見彩虹,啟迪智慧、煥發力量,將隨我走遠、伴我一生。”

?